陆臻

٩(˃̶͈̀௰˂̶͈́)و

黑历史之存在的必要性

一是警醒自己 曾经也干过那么愚蠢而年少轻狂的举动

一是告诉那些希望了解我的人 以为我很好或者我很不好的人 我也有过灰暗而闭塞的时光

但是我希望更多的人相信 我变得更好了 更值得爱了 你是否能愿意更了解我呢 我有时候真的是一个好的人

罢了

陆臻的黑历史

今天发生了一些事情 我有一点想法
我非常讨厌在事实清楚之前对一个不对你负有责任的人进行人身攻击,生活中的对手或者敌人都不会受此“礼遇” 有礼貌并不等于蠢,也并非只有粗鲁会赢得关注
其次 这件事情后来的走向也警醒我。因为不管是什么番外,我认为都应以遵循原著为第一要义,还原是基本点。过度的维护与放弃礼貌的撕扯,并不优雅.不能因为看不见而忽略细节,也不能由于出事而因噎废食。我们明白的,并且希望更多人能明白的必须是看的见的真实。
另外,太太们和触手大大们将遥远的虚拟的崇拜者更真实的生活化的展现给我们的,我非常感谢她们愿意如此,并且崇拜他们对于爱豆的敬意,但我依旧希望自己可以记得最初喜欢全职每位选手的理由,源于热血,源于品德。我们最初能看到的就是这些,或许最后能和别人津津乐道的也是这样.
总归过度在我这里是一种非常不好的词语,喜欢一个有过多是非的人最后放弃很多时候不是他变坏了或者你花心了,而是我们最初喜欢他得到快乐但是我现在累了
人其实没有很多烦恼 就像杨绛先生所写 我就是书读的太少想的太多
也想妈妈说的 你就是太闲了才会想这些有的没得
嗯 开心多了 还是想更爱老王一点

刚刚好

来源于生活,来源于脑洞,时间与时间线不同,强行凹了一次时间,不喜勿入,请不要和我撕时间了我知道不对,谢谢小天使们
刚刚好
“王大眼儿”
“嗯”
要在一起吗
叶修想了想,还是没问。
他自小离家远行,懂得也比同龄人多。就比如,吸烟喝酒两大世人皆以用来避世的方法,在他这里却行不通。他吸烟,却更习惯在烟雾缭绕中冷静的作出复盘分析,他不喝酒,亦明白干净利落竟是荣耀教会他的的底线
如果一个人连避世的手段都只是为了清醒,那就金身万里如枯藤,坐看人间事不休了
于是,他更早明白,王杰希的答案一定是他想要的,只是这么问,多少有点强迫的嫌疑,再等一会儿,再等一会儿,那可是大眼儿。
他和王杰希很早就是同学了,高一那年,同校不同班,当时有一门课程,响应国家号召,金工实习,提高当代高中生动手能力,他们需要在八天的时候做出一个锤子,有个锤头,有个锤柄。两人不同班,叶修先做锤头,
王杰希下课期间,过来瞟了一眼:喂,叶不羞,你的线画歪了。
胡说,应该是你大小眼看的有问题
啧,你随便,别改。转头就回了自己工种的那里
叶修后来也当真没改,撑着把自己的孔钻歪了一步,后来被老师拿着生生把螺纹直径攻大了一圈,拿着一个大号的未成品也不肯承认一二。
王杰希,套螺纹的时候,大小眼估计是真的现了一回,逼得老师换了一个直径来旋紧。
这两个人,也真是作死都是天生一对
于是,两人互换工种的时候,格外小心,最后,喜大普奔,两人对着自己面前一个怎么都旋不进去的锤柄和怎么都套不紧的锤头,互瞟了一眼各回各班,放学的时候,同时拿出了锤柄,不约而同地互换了一次,不大不小,刚刚好。

考评的时候,大概叶不羞也是终于羞了一次,看着自己明显比身旁同学大一圈的作品向着老师尴尬一笑,老师走了,回头朝着王杰希的方向刷的闭上了一只眼,王杰希看见了,两只眼睛生生是笑出了一样的弯弧。
那个时候啊,少年轻狂,恩恩怨怨也没那么心脏,兄弟嘛,呵,哪门子兄弟会亲吻和拥抱!
高二那年,叶修远行,王杰希什么也没说,高三那年,王家一致同意王杰希走上职业圈,他最终站在了第三赛季的舞台上,魔术师之姿舞变整个全明星舞台,用的还是当年让叶修摸不着头脑的切削手法。第五赛季,小队长青春正好,站在领奖台上,用着正常人的冷静和打法,带领着微草,一起站着,和叶神离开的那个夏天一样笔直。
渐渐地,时间接着走,或许在主客场比赛的时候维持这属于当年老同学的情谊额外请对方一顿,有人问起,心照不宣地回一句,高中一个学校的,谁都不曾逾矩,谁都逾了自己的矩
王杰希也想过,一个人和两个人到底哪个更好
叔本华说:“一个人只能与自己达致最完美的和谐,而不是与朋友或者配偶,因为人与人之间在个性和脾气方面的差异肯定会带来某些不相协调,哪怕这些不协调只是相当轻微”
若言强求,莫不是苦了他也害了我,王杰希一贯信道,因为它有律可循,太极八卦,阴阳五行,因果报应
但是,魔术师毕竟是不同凡响的,怎会甘于沦的和芸芸众生别无二样。魔术师信道不从道,尊天也不是不可以违天
“叶不羞”
“嗯”
“在一起吧”
最终是被他等到了,他什么也没说,王杰希懂他。两人时隔多年又一次交融,抵死缠绵,也是像当年一样,刚刚好。
喂,你是不是故意照着哥的歪的,你当年什么眼神,还能量大了
是啊,谁叫我当年瞎呢
老司机叶修内心:大眼是说他瞎了看上我吗,不是的不是的,大眼肯定是和喻文州学坏了(哥!你才是心脏的鼻祖啊!)
其实,没什么不是刚刚好的,即使歪了,即使弯了(我小纯洁开车呜呜呜)
其实,在文章的最后叔本华又说,独处于人又是不自然的,不管最后他如何又把这个论证驳倒,王杰希想:我都试了,在一起才是刚刚好

啊,不要啊,我一个王吹怎么吧杰西卡写成了这样,但是,依然觉得,别想那么多,既然最终也会应他,当初又有什么,谁让我大小眼,嗯哼

费总的情书,激光内雕课,因为这个happy了一天